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寻找红酒鹅肝之旅
- 2019-03-31 -

      来到南国后的小长假,我听从妈妈十数个长途电话的怂恿,只身去了赌城,找寻她印象中“人间至美”的红酒鹅肝。她赞叹那震撼,又多次后悔儿子不在身边。这次,她决意远程指挥儿子去品尝。

      找寻那店并不容易。繁华的澳门只在赌场里,身后是阳光难及的阴影,是错综的羊肠小道,是港片里花花绿绿的“当”。我拨开卖禁片的小摊,途径卖奶粉零食的药店,穿过生动活泼的海鲜排挡,只身一人站在门洞前,似捞仔的身影。

      那店在老饕中很有名,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不愿树指示牌。

      进门洞上七楼,虎躯一震:装修华美,气氛怡人。店里没什么食客,估计是没到饭点的缘故。点餐,不看菜单,点名:我要红酒鹅肝。

      我可以看到服务生惊异的眼神,双方都暗自憋着笑意。还是遵循流程:上茶,上水果拼盘,上一小叠冬瓜,上一小碟萝卜块。我端正地等待,就像端坐在马背上的骑士,就像倚靠昏黄路灯的情郎。

      来了,那份红酒鹅肝。装在大号的红酒杯里,切成拇指大方丁的鹅肝上淋满深葡萄色的酱汁——略甜,浓浓的红酒味。鹅肝娇嫩如泥,质地夯实,轻轻叉起不会变形。鹅肝微苦,正对应红酒酱的甜,分层次地挑逗舌尖,舒展得像一团鳄梨泥,紧致得像欲说还休的鸡蛋白。

      我品出了妈妈口中红酒鹅肝的“震撼”,甚至远远不止——专程的往返,苦苦的寻觅,妈妈多年的唠叨,白餐巾,好茶,数碟水果。

      这是一个人的仪式,这是两代人的仪式,在一杯小小的红酒鹅肝里。

      我总觉得,洒脱畅快的人生,就是在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餐桌上,探寻那深邃而不变的真理。浪迹天涯,那就四海为家,带着一只同样充满好奇心的胃。真愿意一生不是在享受美食,就是在探寻美食的路上。这一趟红酒鹅肝之旅,不负我心。生命如此宝贵,怎么挥霍都是浪费,莫不就在口舌上度过吧。